宜春网

首页 > 访谈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首个甲流死亡病例父母起诉医院索赔百万

陈桂芬不忍心看着女儿的房间空空如也。图/记者石忠情

广东首个死亡病例陈红弟的父母独家约见本报记者,讲述女儿离开的前前后后

他们认为医院延误抢救时机,将起诉医院并索赔百万元

14岁的如花少女陈红弟,已化作尘土,留下她父母,对她日夜思念;留下同学送她的布娃娃,孤单地躺在床头;家里的日历至今还停留在伤心的11月12日。

作为广东首个甲流死亡病例,陈红弟的命运引人关注。昨天,陈红弟的父母独家约见本报记者,在沉默了近半个月后,这对伤心的父母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想法。

“是医生延误了抢救时间。”陈红弟的父亲陈桂芬称,他们已经请律师,准备起诉医院,索赔百万。

“她最后一句话是‘妈妈\\’”

昨天下午,接到陈桂芬的电话,记者匆匆赶往万江区拔蛟窝社区陈桂芬的家。

简陋的客厅中,最显眼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叠奖状,这些都属于陈红弟。父母不舍得烧掉,一直留着。

陈红弟的房间也保持着原样,蚊帐放下来,床头放着两个布娃娃,是陈红弟的同学10月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

“我一直想着,女儿还会回来。”莫惠珍的一句话,说得众人都难过地垂头。

14岁的陈红弟是他们的独生女。“她很乖,很喜欢看书,学习成绩也很好。”这是父母和亲友对她一致的评价。

谁也不曾想到,11月12日,她就那样突然地离开人世,最后说的一句话只有两个字:“妈妈”。

11月10日中午,陈红弟从学校回到家时有点咳嗽。吃完午饭莫惠珍就带她去了附近的卫生站,“医生说就是感冒了,打了针,配了两天药”;打完针,陈红弟又上学去了。

11月11日,陈红第又吃了一天的药,照常去学校上课,父母没发现有异常。

“我忘不了她的眼神”

11月12日清晨5时20分,莫惠珍记得很清楚,还没到起床的时间,女儿就爬起来走到她房间,“妈妈,我有点烧”。她给女儿倒了两杯开水,女儿出了一身汗后,烧好像退下去了一点。

早上8时,陈桂芬送母女俩去卫生站看病。一直到中午12时才输完液。从卫生站出来,莫惠珍摸摸女儿的额头还是热,直接去了东莞市人民医院第一门诊部。“女儿躺在我怀里,我摸摸她的手,我说就快到了,她就睁开眼望我。”那眼神,莫惠珍说一直忘不了。

“我看着她走向死亡”

那时,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女儿得的是甲流。

陈桂芬告诉记者,11月12日12时50分,女儿送到东莞市人民医院第一门诊部;14时许,转到该院普济分院住院,但一直拖到16时40芬,女儿脸色发黑,他和亲人大声呼喊时,医生才开始抢救,此时,孩子快不行了,医生下发“病危通知书”。

“我眼看着女儿的脸、手一点点变黑,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死亡。”陈桂芬说,他恨自己无能为力。“之后3个小时的抢救基本上是无用功,抢救的时机早已过去。”

“为了她,我要起诉医院”

11月12日20时20分,陈红弟被宣布死亡,死亡证明书中的最后诊断为“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”,死亡原因“呼吸循环衰竭”。

11月13日中午,陈红弟火化。11月16日,省卫生厅公布陈红弟为广东省首例甲流死亡病例,陈桂芬夫妇和亲属在看到报纸后才知道女儿是得了甲流。

此时,陈桂芬和妻子回忆女儿抢救的整个过程,才觉得“医生根本就是判断失误,没有及时把女儿当甲流重症病人来抢救”。

“后来他们对媒体公开说,是我们家属拒绝尸检,这根本是胡说。而且11月13日,专家就已经确定我女儿得了甲流,但从来没人告诉
相关阅读:
西天目山有哪些看点_西天目山著名景点介绍 http://www.uzai.com/gotour/lygl/9682.html

宜春资讯 宜春|访谈|国内|国际|民生在线|便民服务|悦读|公益|房产|金融|美食|健康|女性|汽车|旅游|家居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