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爱曾悄悄来过小说阅读

2020-08-12 05:51:36 来源:魅宝网

乔薇宁聂承谦小说的名字是《》,这里提供爱曾悄悄来过小说,该小说文风细腻,情节不落俗套。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女人高挺的鼻子和宛若蝴蝶翅膀般的睫毛。那睫翼颤动着,一滴晶莹的水珠从里面蔓延了出来,很快会落到地板上,被她快速用抹布擦去了。

精选内容:

下人拿来了医药箱,聂承谦亲自为乔雨心上药。

乔雨心手上的那个烫伤,大概也就只有米粒大小,可在他看来就像是破了天大的伤口,恨不得用绷带把他整个都包起来。

乔雨心哭笑不得,用娇嗔的声音说:“聂承谦,你不要这样,你看我都动不了了。”

“乖,伤口不能碰水。”

男人的视线下移,落在了正跪在地上一点一点擦拭地板的女人。

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女人高挺的鼻子和宛若蝴蝶翅膀般的睫毛。

那睫翼颤动着,一滴晶莹的水珠从里面蔓延了出来,很快会落到地板上,被她快速用抹布擦去了。

聂承谦没来由的心肝一颤。刚刚放晴的心情顿时又阴云密布。

该死的,他为什么又在为了这个女人觉得不舒服呢?

收拾完地上的燕窝后,乔薇宁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反锁上,她第一个拨了电话给禹佩。

“喂,宁宁怎么了?”

禹佩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,她顿时泣不成声,“你,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住处?我想离开这里。”

那边有衣服摩擦的声音,是禹佩坐了起来,他严肃的声音问道:“他们又欺负你了是吗?这两个混蛋!好,我马上去安排一下!”

“对不起。”乔薇宁哽咽的声音说,“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帮我。”

禹佩顿了顿,他知道她是在指那天他们在医院里面说的话,自己说要带她走,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她现在解释,只不过想说明,她并非利用,而是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。

禹佩叹了口气,“我们之间的交情,你说这些干什么?我已经开始准备了,你先出来吧。”

她没有发现的是,在房门与地板之间的缝隙处,有一团黑影停留着,直到等她说完才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
夜半时分,乔薇宁收拾好了东西,下午的时候聂承谦就去公司了,听说不会回来,正好给了她可乘之机。

等禹佩发来短信后,女人才蹑手蹑脚的提着手提袋往外走。

“啪——”

原本黑暗的客厅里面顿时灯火通明,乔薇宁的眼睛适应了黑暗,被那灯光一照顿时睁不开眼。

乔雨心抱着手臂站在二楼俯瞰她,“姐姐,你还说你和那个男人没有什么,这都夜晚私会了。”

“我要去哪里与你无关。”女人镇定下来说道。

“和我有关。”聂承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他身上还穿着出门时的大衣和西装,衬托得整个人丰神俊朗,唯独脸上的愠怒破坏了一切。

乔薇宁被巨大的恐惧攫住了,她后退了几步,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往里拖去。

她临时房间的门被聂承谦一脚踹开,女人的身体轻巧地被他扔到了床上。

男人蹙起眉,怎么会这么轻?她比乔雨心高挑一些,然而体重恐怕还比不上她。

“你放开我!我有人身自由权!”乔薇宁疯了一般的挣扎到,想要挣脱聂承谦的桎梏,“你和你的乔雨心过日子去吧,是你们赢了!”

“别忘了,你是聂太太,在没有我的允许之前,你别想把这个头衔摘下来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女人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被冰冷的东西套住了。

她低头一看,镣铐般的东西正圈着她的脚脖子,仿佛是在嘲笑她自不量力,妄想和男人拼斗。

“这个东西是定做的,只有我才能解开它,不管你跑到哪里,我都能找到你!”

乔薇宁停下了挣扎的动作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躺在床上,聂承谦本以为她不会再说话了,这时空气里传来了她冷凉的声音。

“聂承谦,我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魅宝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