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戏剧歌舞 > 正文

杨婷娜在越剧《甄嬛》演出了层次、演出了多面

2020-08-10 06:11:02 来源:魅宝网

去年,上海越剧院推出了由一批优秀青年演员担纲主演的新编《甄嬛》。剧中,徐派小生杨婷娜扮演的皇帝玄凌一角获得了观众的认可。

《甄嬛》中的玄凌一角,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——既有阴险狠毒、玩弄权术的一面,又不乏对于真情真爱的渴望,以及建功立业的雄心。剧中,杨婷娜并没有简单地用“善”与“恶”、“对”与“错”来理解这一人物,而是通过剧中玄凌的几场重头戏——“花开并蒂”、“失子离宫”、“滴血验亲”层层深入,最终完成了角色塑造。

在“游园”这段戏中,杨婷娜与张宇峰饰演的玄清一段对唱,充分展现了越剧流派艺术的特色,高亢奔放的徐派展现了一代帝王的满腔抱负,俊逸洒脱的陆派也很好地塑造了一位闲云野鹤的王爷,两者相得益彰。在这场戏中,杨婷娜的表演放达、潇洒,富有激情。而在随后的“定情”中,杨婷娜又展现了帝王作为“普通人”的一面——对于真情的渴望。相对于之前表演的“放”,这段表演更多的是“收”,用细腻的动作来表达对于甄嬛的爱恋。在演唱上,杨婷娜的唱腔也趋于低沉婉转,细腻的心理节奏把握,让人感受到玄凌对于这一段“稀有”感情的珍视。

有了前两场戏的铺垫之后,在“失子离宫”中,杨婷娜充分利用了剧本提供的表演空间,演出了玄清身上最为复杂的一面——作为权谋家的阴狠与无奈。在这场戏中,玄清的身上集合了失去皇嗣的无奈、地位遭胁的愤怒、对甄嬛的怜悯、对华妃的憎恶等种种复杂情绪,最后归结为一切服从于江山大局这盘“棋”。这里,杨婷娜更多运用“眼神”来表达内心的波涛汹涌——有咄咄逼人的逼视、深情款款的凝视、轻蔑不屑的斜视,也有心怀愧疚的避视,用“眼神”将玄凌内心的虚弱“出卖”给了观众。在表演上,这一段落中较多大幅度形体动作的突然停顿,一方面很好地营造了表演节奏的变化,同时也展现了玄清内心的不断自我交战。

在《甄嬛》的最后一幕“滴血验亲”中,杨婷娜的心理层次虽不如“失子离宫”一场表现得那么复杂多面,但却起到了推动整场戏发展的重要作用。从疑心到犹豫再到最后的震怒,杨婷娜的表演也从最初的克制一步步发展到最后的失控,整个过程流畅自然。

玄凌并不好演,不如剧中的另一位男主角清河王玄清那样,是个重情重义的正面人物。但如果一味把玄凌演成一个尖刻险恶的反面角色,又不免单一,而且也会使整出戏显得简单平面。而杨婷娜正是通过自己出色的表演,演出了层次、演出了多面,让人虽未必喜爱玄凌这个人物,却能够理解他,这不得不说是杨婷娜在这出戏中的成功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魅宝网 版权所有